1. 雇傭關系與勞動關系的區別

        【問題提示】

            雇傭關系與勞動關系的外在表現存在諸多類似,導致在司法實踐不能有效區分勞動者和用人單位與雇員和雇主之間的異同,因而產生錯誤的判斷。

        【要點提示】

            雇員與雇主之間形成的是雇傭關系而非勞動關系,因雇傭關系與勞動關系的區別,導致雇員享受權益等方面與勞動者的權利存在區別,真正認識兩者的區別,對案件性質作出準確判斷起到關鍵作用。

        【案例索引】

            一審: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2011)佛順法民一初字第2792號(2011年4月28日)

        【案情】

        原告陳新娣。

        原告賴金玲。

        原告賴金芳。

        原告賴王強。

        原告賴金桃。

        被告佛山市順德區北滘美毅電器廠。

        被告趙寶燕。

            原告訴稱,死者賴次南是被告美毅廠的雇員,任保安一職。2010年9月4日6時17分許,賴次南在上班途中與在105國道由珠海往廣州方向行駛的粵A/B6606號重型貨車發生碰撞,事故 造成賴次南受傷并于事故發生當天搶救無效死亡。賴次南是被告的員工,與被告存在雇傭關系,其上下班途中是受雇工作的延伸,被告作為雇主,須對賴次南遭受的人身損害承擔賠償責任,F起訴請求判令兩被告賠償醫療費3480.3元、誤工費4000元、交通費700元、喪葬費20387.5元、死亡賠償金388344.6元、精神撫慰金50000元,合計466912.4元,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兩被告辯稱,1、賴次南并非在上下班途中發生事故,被告對賴次南的死亡沒有任何過錯責任,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從事故認定書可知,本案交通事故發生在北滘鎮君蘭路段,而死者入職后至事故發生前,一直居住在被告提供的位于北滘鎮碧江工業區的宿舍內,其家庭也在碧江社區,被告的住所也在碧江工業區,故賴次南上班并不需經過發生事故的路段。而且賴次南的上班時間為8時,而事故發生于早上6時17分,離上班時間接近兩個小時,賴次南并非在上班途中發生事故,并不屬于從事雇傭活動遭受人身損害。2、退一步,即使死者發生的的交通事故屬于雇傭活動中受到人身損害,也是由雇傭關系外的第三造成的。五原告已人第三人即侵權人處得到賠償,無權要求被告再進行賠償。五原告從(2010)順法民一初字第10715號判決中獲得470306.8元賠償。五原告向侵權人或雇主要求賠償是選擇關系,其只能擇一要求承擔責任,法院已判決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則五原告無權要求兩被告承擔賠償責任。綜上所述,請求法院駁回五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告美毅廠是被告趙寶燕開辦的個人獨資企業,該企業位于順德區北滘鎮碧江社區工業區。賴次南與原告陳新娣是夫妻關系,雙方生育了原告賴金玲、賴金芳、賴王強、整金桃。賴次南的戶籍所在地在順德區北滘鎮碧江社區,但其經常居住在兒子賴王強位于順德區北滘鎮北滘社區南源路的房屋。賴次南已年滿60周歲,并已享受社會保險養老退休待遇。2010年7月,美毅廠雇傭賴次南擔任保安,并為其提供了在碧江工業區員工村的一間宿舍作為住宿。由順德區北滘鎮北滘社區往順德區北滘鎮碧江社區通過105國道行走必須經過北滘鎮君蘭路段。2010年9月4日6時17分許,張華駕駛粵A/B6606號重型廂式貨車(車主是廣東郵政物流配送服務有限公司,該車輛在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廣州市白云支公司投保)在沿105國道珠海至廣州方向行駛至105國道2588KM+550M處(北滘鎮君蘭路段)時,車頭正面與在前方同向騎乘自行車的賴次南發生碰撞,造成兩車損壞、賴次南受傷后經搶救無效于當日死亡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門認定張華承擔此事故的全部責任,賴次南在此事故中無責任。事故發生后,五原告在順德法院提起民事訴訟,順德法院經審理后于2011年1月20日作出(2010)順法民一初字第10715號民事判決書,判令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廣州市白云支公司賠償原告陳新娣、賴金玲、賴金芳、賴王強、賴金桃各項事故損失人民幣113480.3元;廣東郵政物流配送服務有限公司賠償原告陳新娣、賴金玲、賴金芳、賴王強、賴金桃事故損失人民幣360306.8元。該判決書已發生法律效力,廣東郵政物流配送服務有限公司亦已履行了判決書確定的賠償義務。

        【審判】

            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一、關于賴次南與美毅廠的關系問題。賴次南與美毅廠形成法律關系時,賴次南已年滿60周歲,達到我國現時的退休年齡,且賴次南亦已享受社會保險退休養老待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一條“勞動者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合同終止”的規定,賴次南與美毅廠形成的法律關系并非勞動關系而是雇傭關系。因此,雙方由此產生的法律關系應適用民法調整,而不適用勞動法律法規調整。二、賴次南是否從事雇傭活動遭受傷害的問題。賴次南的戶籍所在地雖然為北滘鎮碧江社區,但其隨兒子賴王強居住在北滘鎮北滘社區,顯然應認定賴次南的經常居住地為北滘鎮北滘社區。雖然美毅廠為賴次南提供了北滘碧江社區員工村宿舍,但只能證實賴次南在上班期間的休息情況,并不能以此推翻賴次南返回經常居住地居住的事實。而賴次南往返兩地往來通過105國道必經北滘君蘭路段,故可認定賴次南發生本案交通事故是往美毅廠途中所發生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二款“前款所稱從事雇傭活動是指從事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其他勞務活動”的規定,雇傭活動是雇員為雇主提供生產范圍或勞務活動,其與勞動者履行勞動合同的行為存在明顯區別。賴次南與美毅廠是雇傭關系,賴次南擔任保安,故賴次南為美毅廠提供的雇傭活動應從其到達美毅廠并開始執行保安職責開始。因此,賴次南在返回美毅廠途中的行為并非為美毅廠提供雇傭活動的行為,不能而認定賴次南發生交通事故是履行雇傭活動的延伸,五原告該主張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三、關于五原告的請求是否合法的問題。賴次南因交通事故而去世,五原告作為賴次南的法定繼承人依法可獲得賠償。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雇傭關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員人身損害的,賠償權利人可以請求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也可以請求雇主承擔賠償責任。雇主承擔賠償責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償”的規定,五原告已依法向交通事故的侵權人提起民事訴訟并已獲得賠償,其依法不能再重復要求其他人進行賠償,而且賴次南并非在履行雇傭活動中受傷害,故美毅廠無須向五原告承擔賠償責任。五原告要求兩被告承擔賠償責任的辯稱無理,本院不予支持。兩被告認為無須承擔賠償責任的辯稱有理,本院予以采納。綜上所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陳新娣、賴金玲、賴金芳、賴王強、賴金桃的全部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原、被告均沒有提起上訴,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評析】

            本案的爭議焦點有二:一是死者賴次南與美毅廠形成何種法律關系;二是賴次南上班途中發生的交通事故是否屬于工傷或因雇受傷。第一個爭議焦點是解決第二個爭議焦點的前提,因為只有確立了雙方的法律關系才能決定賴次南所發生的交通事故的適用法律的定性標準,從而正確處理美毅廠是否承擔責任的問題。

            賴次南在美毅廠上班并為美毅廠提供勞務,因此兩者之間可能存在勞動關系或者存在雇傭關系。雇傭關系一般指根據當事人約定,一方當事人于一定或不定的期限內為他方當事人提供勞務,他方當事人給付報酬而形成的權利義關系。勞動關系是指由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為其成員,勞動者在用人單位的管理下,提供由用人單位支付報酬的勞動而產生的權利義務關系。由于勞動關系與雇傭關系兩者在傳統民法意義上均屬于雇傭契約,故兩者的外在表現、內容大致類似,而兩者性質上的區別更多來源于法律的不同規定:1.主體身份不同。勞動關系的當事人是特定的,勞動者和用人單位具有特殊的限定性,如勞動者只能是一定條件下的自然人、用人單位必須是合法登記的用工單位等;而雇傭關系的當事人之間是平等的民事關系,則沒有上述限制,雇傭關系提供勞務方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法人或者其他組織。2.當事人的權利義務不同。勞動關系的勞動者除享有工資待遇外還享有社會保險和福利等勞動權利和待遇,如勞動關系適用工作時間 、休息休假、社會保險、工傷認定標準、經濟補償等制度或標準,而雇傭關系則主要依據雙方的契約內容確定權利義務,雇傭關系的當事人不享有社會保險和福利待遇。兩者性質的區別,直接決定兩者適用法律的不同:勞動關系受勞動法調整,而雇傭關系受民法調整。

            我國勞動法規定勞動關系的勞動者的工作年齡為16周歲至法定退休年齡,男性法定退休年齡為60周歲,而民法規定雇傭關系的勞務提供方不存在工作年齡限制。賴次南已年滿60周歲并享受社會養老保險待遇,因而其不能成為勞動關系中的勞動者,顯然賴次南與美毅廠之間不能存在勞動關系,而賴次南實際向美毅廠提供了勞務,因此賴次南與美毅廠之間只能存在雇傭關系。由于已明確賴次南與美毅廠存在雇傭關系,則雙方的關系應受民法調整。根據侵權法雇員受害理論,雇員因提供雇勞務義務意外事故受到傷害,雇主仍須承擔責任,但雇員的受傷必須限定于提供勞務義務過程中所受的傷害,而并不包含與履行義務有密切關系的過程。賴次南從居住處在前往美毅廠的途中發生交通事故,不適用勞動關系中上下班途中視同工傷的規定,而應適用雇傭關系中從事雇傭活動受害的規定。賴次南在美毅廠從事保安工傷,而保安工作的內容一般包含守衛美毅廠的物品財產安全及對出入美毅廠的人員貨物進行登記等事項,故賴次南履行保安工作的起止時間應從其到達美毅廠起至其離開美毅廠止,而其到達美毅廠前及離開美毅廠的過程并不屬于保安工作,即不屬于雇傭活動范圍,因此賴次南所發生的交通事故不屬于履行提供勞務而產生的傷害,故雇主美毅廠對此無須承擔責任。(一審獨任法官周子昌    書記員韓思韻)

        可以充钱打麻将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