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保安工作崗位的加班時間如何認定

             【問題提示】

            勞動者只要加班就有權要求加班工資,但加班工資的計算以加班時間為基礎,而如何認定勞動者的加班時間范圍是處理勞動爭議案件的難點。

            【要點提示】

            對于特殊的工作崗位如保安崗位,勞動者的加班時間應結合勞動合同、企業管理制度、及日常生活經驗等進行綜合認定,而不能以勞動者在正常工作時間外出現在工作崗位即認定為加班時間。

            【案例索引】

            一審: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2011)佛順法民一初字第15022號(2011年10月26日)

            【基本案情】

            原告:溫某

            被告:佛山市順德區北滘鎮某五金廠

            投資人:冼某。

            被告:冼某。

            原告訴稱,原告于2010年8月8日與被告某五金廠建立勞動關系,雙方簽訂書面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2010年9月8日上班至2011年5月8日,原告在工傷過程中發病,前往醫院治療,并于5月12日轉入佛山市中醫院住院,經醫生診斷為高血壓及腦梗塞。被告為推卸責任,不經原告同意私自填寫合同時間,將期限定于2011年5月7日。原告在在職期間,主要工作為看守廠財物及放行,并打掃衛生等,原則上從早上6時30分開門至22時30分關門,工作16小時,但即使休息也不得安寧,有的員工經常加班至23時,甚至通宵,就算睡覺也要在在門衛室睡覺并看守。工作環境差,導致原告發病,F起訴請求判令:被告某五金廠向原告支付雙休日加班工資24075.64元,晚上睡覺兼看守的加班工資17774元。

            兩被告辯稱,1、原告在正常上班時間每天0.5小時外出買菜煮飯,回廠后利用正常班時間中午及晚上煮飯,每天合用正常上班時間3小時,平時外出探親、理發、買日用品都是利用正常上班時間外出,所出不存在超時加班情況。被告提供地方給原告住宿,住宿地方是門衛室,房費每月200元、水電每月60元,另外每月補貼162元,原告自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5月7日沒有支付給被告房租費、水電費,節假日。被告全廠休息時,被告沒有要求原告上班,只是原告自己返回被告提供的房間進行休息,并不屬于節假日加班。2、原告為人正直,在職工期間與被告老板非常友好,工作發病時也是老板親自送其到醫院,原告發病是由于其自身高血壓沒有定期服藥所致。其兒子在知道父親住院后并非第一時間趕到醫院,而且到醫院后沒有探視父親而是向老板要錢。顯然令老板心寒。被告相信法律公正公平,還被告一個公道。

            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某五金廠是被告洗偉佳開辦的個人獨資企業。2010年8月8日原告進入被告某五金廠工作,雙方簽訂一份書面勞動合同。合同約定:原告從事保安工作,月工資按不低于最低工資標準結算,勞動期限自2010年9月8日起至2011年5月7日止的。 2010年9月8日,原告到被告某五金廠公司報到上班,雙方正式確立勞動關系。被告某五金廠安排原告居住在本單位的保安室內,工作范圍主要對人員或車輛進入廠區時給予登記及放行,其他時間由原告自行安排。原告在職期間,被告某五金廠于每月30日前通過銀行轉賬的形式支付其上月的工資,目前原告的工資支付至2011年5月9日。原告正式入職月的工資為1400元,其余月份工資均為1400元,原告在被告某五金廠工作7個月,期間共收取工資10100元。2011年5月9日,原告因患急性腦梗塞和高血壓口頭向被告某五金廠提出請假休息。經被告某五金廠批準后,原告于當日起休病假。

            另查,原告就本案爭議的內容向申請勞動仲裁申訴,要求被告支付加班工資、醫療費及醫療期間工資、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等。案經佛山市順德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審理,該委員會分別作出順勞人仲案終字[2011]275號仲裁裁決書及順勞人仲案非終字[2011]275號仲裁裁決書,順勞人仲案終字[2011] 275號仲裁裁決書裁決認為被告某五金廠應承擔原告的醫療費4270.95元及醫療期間工資2640元。順勞人仲案非終字[2011] 275號仲裁裁決書認為原告提出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及加班工資的請求無理予以駁回;原告對順勞仲案非終字[2010] 275號仲裁裁決書不服而提起本案訴訟。

            2011年3月1日起,佛山市企業職工月最低工資標準由920元調整為1100元。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2月28日,正常工作日天數為124天,周六日天數為50天,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2月28日的法定節假日(中秋、國慶、元旦、春節)共8天,其中節日在周一至周五期間為5天,在周六日期間為3天,扣除法定節假日,正常工作日天數為119天,周六日為47天;2011年3月1日至2011年5月9日正常工作日天數為49天,周六日天數為19天;2011年3月1日至2011年5月9日的法定節假日(清明、勞動節)共2天,其中節日在周一至周五期間為1天,在周六日期間為1天,扣除法定節假日,正常工作日天數為48天,周六日天數為18天。

            【案件審判】

            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勞動者進入用人單位工作,雙方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形成勞動關系,雙方的合法權益應當受到法律保護。原告作為勞動者,被告某五金廠在勞動合同約定的每天工作8小時、每周工作五天的約定外安排原告工作,被告某五金廠應依法向原告支付加班工資。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九條“勞動者主張加班費的,應當就加班事實的存在承擔舉證責任。但勞動者有證據證明用人單位掌握加班事實存在的證據,用人單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不利后果”的規定,原告已提供的工資單中明確原告每月上班30天,兩被告對此工資單真實性也予以確認,顯然被告某五金廠確定存在安排原告在周六日加班的事實。而且由于被告某五金廠陳述廠內只有原告一名保安,故某五金廠其他員工加班也必定會導致原告在正常工作時間外加班,從某五金廠的員工工資單中可知其他員工存在加班時間,故原告亦應在周一至周五正常工作時間外存在加班的事實。但由于原告擔任保安工作,且其居住地點在保安室,故不能以原告在保安室出現即認定其在為被告提供勞動。而且雙方均確認原告入職時已知道工作性質及原告的工作為進出廠區人員及車輛登記與放行,其他時間由原告自行安排。因此,原告主張其24小時均在工作的陳述,明顯超出人體所能承受的勞動強度,不符合生活規律,本院對此主張不予確認。兩被告在本案沒有提供原告工作時間的證據,故應承但相應不利后果,本院綜合相關證據及生活習慣,確定原告在周一至周五每天加班2小時,而周六日均加班,加班時間為每天10小時。而被告某五金廠在法定節假日均休息,而原告仍居住在保安室不代表其上班,故本院不認定其法定節假日上班。原告在被告某五金廠工作7個月,期間共收取工資10100元。原告的工資依勞動合同約定為佛山市職工最低工資標準,故其在2011年3月1日前工資應為920元,2011年3月1日后應為1100元,其余超出部分工資應視為被告某五金廠支付給原告的加班工資,即被告某五金廠已支付加班工資3300元(10100元-920元×5個月-1100元×2個月)。而根據上述加班時間及加班天數,原告應收取的加班工資為10043.9元[2011年2月28日前周一至周五正常工作時間外加班工資1887.59元(920元÷21.75天÷8小時×119天×2小時×150%)+2011年2月28日前周六日加班工資4970.11元(920元÷21.75天÷8小時×47天×10小時×200%)+2011年3月1日后周一至周五正常工作時間外加班工資910.34元(1100元÷21.75天÷8小時×48天×2小時×150%)+2011年3月1日后周六日加班工資2275.86元(1100元÷21.75天÷8小時×18天×10小時×200%)],扣減被告某五金廠已支付的加班工資3300元,被告某五金廠仍須向原告支付加班工資6743.9元。被告某五金廠是被告洗偉佳個人開辦的獨資企業,其債務應由洗偉佳承擔共同清償責任。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加班工資的請求有理,本院予以支持,但其主張加班時間過多沒有依據,本院不予支持,應以本院核實時間為準。兩被告認為無須支付加班費的辯稱無理,本院不予采納。但其認為節假日無須上班的辯稱有理,本院予以采納,其認為住宿費及水電費等應屬于用人單位的福利,不能抵減工資,故本院對該辯稱不予采納。綜上所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五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獨資企業法》第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九條的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佛山市順德區北滘鎮某五金廠、冼某應當向原告溫某支付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5月9日期間的加班工資6743.9元;二、駁回原告溫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原、被告均沒有提起上訴,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雙方當事人并已自覺履行了判決書確定的義務。

            【案件評析】

            本案的勞動者溫某是一名保安,由于用人單位某五金廠安排其居住在工廠的保安室,而溫某的主要工作地點亦是保安室,所以溫某有可能每天24小時都會出現在保安室。在確定溫某存在加班事實的情況下,對于溫某加班時間的認定是本案的爭議焦點。

            勞動者的工作時間包含正常工作時間及加班時間。正常工作時間是指勞動法規定的法定工作時間即每周工作五天、每天工作8小時,當然勞動合同約定的正常工作時間短于此法定時間,則以勞動合同約定的工作時間為正常工作時間;而用人單位在此正常工作時間外安排勞動者工作的時間即為加班時間。由此可知,加班時間必須包含兩方面內容:一是此時間屬于勞動者的休息時間,二是用人單位在此時間安排勞動者工作。由于工作崗位的不同,用人單位往往對勞動者的正常工作與休息時間有不同的調整,故勞動者的加班時間應根據其崗位特性進行客觀分析。在現實生活中,保安崗位對于工業生產企業可能是不可或缺的。保安的主要職能是看守防盜,因而工業生產企業的保安一般居住在工廠內,甚至是居住并生活在門崗處(保安室),本案的勞動者溫某即屬于此種情況。由于溫某生活及居住在保安室,所以溫某在非正常工作時間內都會出現在保安室,那么根據其出現在保安室即認定為加班時間,顯然是不客觀的。由于某五金廠只有一名保安,則只要某五金廠上班,則溫某作為保安就免不了實施放行、登記及看守的工作,但在某五金廠下班后,溫某不可能在睡覺、外出等休息時間為某五金廠提供勞動。而且勞動者不可能24小時均在工作,這不符合人體的生理特點及承受強度,故即使溫某在某五金廠下班后出現在保安室,亦不能認定為某五金廠提供勞動,故此段時間亦不能認定為加班時間。由于某五金廠與溫某所簽訂的勞動合同只有勞動合同期限而沒有工作時間,而雙方約定的工資為佛山市最低工資標準,根據勞動法規規定最低工資標準對應的正常工作時間為法定工作時間,故可以認定溫某的工作正常時間為法定正常工作時間。某五金廠的其他員工每天加班兩小時,而周六日均上班,但法定節假日休息,顯然此上班時間已成為某五金廠的實際施行的企業生產制度。因此,將上述兩者結合中,即可以推定溫某的加班時間的具體時間數。(一審獨任法官周子昌 書記員周惠霞)     

        可以充钱打麻将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