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毒品代購的情節認定

        陽富田等販賣毒品罪案
        ——毒品代購的情節認定
         

            [關鍵詞]
            毒品代購  運輸毒品  販賣毒品
         

            [裁判要旨]
            行為人為他人購買用于吸食的毒品,僅收取必要交通費,屬毒品代購,不構成販賣毒品罪。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
            《全國法院毒品犯罪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武漢會議紀要)
         

            [案件索引]
            一審: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2017)粵0606刑初4715號(2018年5月17日)
         

            [基本案情]
            被告人陽富田,男,1984年11月10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務工,戶籍地湖南省婁底市漣源市。
            被告人曾國強,男,1991年2月8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無業,戶籍地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市興業縣。
            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檢察院以佛順檢公訴刑訴[2017]4493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陽富田、曾國強犯販賣毒品罪,于2017年12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
            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審理查明,2017年9月30日,吸毒人員李桂耀聯系陽富田,要求購買人民幣180元(以下幣種同)的毒品海洛因。隨后,陽富田聯系曾國強,駕駛摩托車去到廣州市番禺區大夫山一公交車站附近以180元的價格向曾國強購買一小包海洛因(重量不詳)。陽富田將海洛因帶回佛山市順德區大良新滘橋附近交給李桂耀,李桂耀現金支付毒資,約定報酬另行支付。
            2017年10月2日,吸毒人員李桂耀聯系陽富田,要求購買100元毒品海洛因。隨后,陽富田聯系曾國強,駕駛摩托車去到廣州市番禺區大夫山一公交車站附近以100元的價格向曾國強購買一小包海洛因。購買毒品后,李桂耀通過微信紅包支付260元給陽富田,除支付本次毒資外,還包括9月30日及當天每次80元的購毒報酬。陽富田將海洛因帶回佛山市順德區,在順德區北滘鎮105國道碧江輕軌站對開路段被民警抓獲,當場查獲毒品海洛因一小包(凈重0.24克)、摩托車、手機等物品。
         

            [裁判結果]
            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17日就被告人陽富田作出(2017)粵0606刑初4715號刑事裁定書,裁定準許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檢察院撤回指控被告人陽富田犯販賣毒品罪的起訴。
         

            [裁判理由]
            在宣告判決前,由于公訴機關以本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向本院提出撤回對被告人陽富田的起訴,有法律依據,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本院予以準許。
         

            [案例注解]
            被告人陽富田的行為是否屬代購毒品,是否構成販賣毒品罪或其他犯罪是本案的爭議焦點。結合本案的事實和證據,具體分析如下:
            1.被告人陽富田的行為是否屬代購毒品。首先,應厘清陽富田與李桂耀、曾國強之間關系。李桂耀與張培欽(另案處理)是毒友關系,張培欽居住在北滘廣教,李桂耀居住在大良,曾國強居住在番禺大夫山,陽富田居住在北滘廣教并在此開摩托車拉客。張培欽經人介紹認識販賣毒品的曾國強后,幾次搭載陽富田駕駛的摩托車前往番禺大夫山找曾國強購買毒品,二人熟悉后,陽富田知曉張培欽與曾國強是毒品交易。張培欽幾次購買毒品(有時與李桂耀合資購買)后容留李桂耀一同吸食,張培欽告知李桂耀可搭載陽富田的摩托車找曾國強購買毒品。后李桂耀與陽富田協商由陽富田從北滘駕車到番禺大夫山向曾國強取得毒品,再由陽富田將毒品送至大良交給李桂耀。李桂耀有時直接向曾國強支付毒資,再另行向陽富田支付車費,有時直接將毒資及車費支付給陽富田,由陽富田將毒資支付給曾國強。李桂耀從最初先致電曾國強聯系購毒,讓曾國強將毒品交給陽富田,再轉變成直接致電陽富田,由陽富田聯系曾國強購毒,上述交易流程的轉變實際是逐步減少中間環節。陽富田自始是基于李桂耀的委托而前去指定的毒品賣家即曾國強處購買毒品,即陽富田實質是代購毒品。
            2.被告人陽富田的行為是否有變相加價牟利。根據武漢會議的規定,行為人為他人代購僅用于吸食的毒品,在交通、食宿等必要開銷之外收取“介紹費”“勞務費”,或者以販賣為目的收取部分毒品作為酬勞的,應視為從中牟利,屬于變相加價販賣毒品,以販賣毒品罪定罪處罰。本案中,李桂耀購買毒品用于吸食,陽富田每次從北滘出發到番禺大夫山取毒品再送到大良,每次收取李桂耀80元的車費。張培欽反映其搭載陽富田的摩托車到番禺大夫山每次支付60元的車費,而一般從北滘廣教搭載摩托車到番禺大夫山的車費從40元至70元不等,陽富田的收費價格在該幅度范圍內,陽富田亦交代從北滘拉客到大夫山每次也是收取60元左右,由于李桂耀較遠,故每次收取李桂耀約80元的車費,而不論李桂耀購買毒品的數量。鑒于摩托車車費并無相關的定價標準,結合相關的路程距離及一般物價水平,陽富田收取的車費并未明顯超出“交通費”的合理范圍,故根據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不能單純以其收取車費而認定陽富田變相加價牟利。
            3.被告人陽富田的行為是否屬運輸毒品的行為。根據武漢會議的規定,吸毒者在購買、存儲毒品過程中被查獲,沒有證據證明其是為了實施販賣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數量達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規定的最低數量標準的,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處罰。吸毒者在運輸毒品過程中被查獲,沒有證據證明其是為了實施販賣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數量達到較大以上的,以運輸毒品罪定罪處罰。行為人為吸毒者代購毒品,在運輸過程中被查獲,沒有證據證明托購者、代購者是為了實施販賣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數量達到較大以上的,對托購者、代購者以運輸毒品罪的共犯論處;毒品數量未達到較大標準的,則不作為犯罪處理。本案中,陽富田代購毒品后,在駕車將毒品送往李桂耀的途中被民警查獲,涉案毒品雖然處于運輸狀態,但李桂耀購買毒品僅僅用于自身吸食,并未實施販賣毒品等其他犯罪,且查獲的毒品數量未達較大以上,故陽富田的行為不符合運輸毒品罪的構成要件。
            綜上,被告人陽富田應李桂耀的要求駕車向曾國強購買毒品,并將毒品帶給李桂耀以賺取車費,其收取的車費未明顯超出合理的范圍,無法認定陽富田變相加價牟利,其行為僅是代購毒品,鑒于李桂耀購買毒品僅用于吸食,可查獲的毒品數量亦未達到數量較大,故被告人陽富田的行為不構成販賣毒品罪或其他毒品犯罪。
         

         

        一審合議庭成員:梁慧儀 麥小瑩 鐘玲芝
        撰寫:梁慧儀
        編輯:潘惠儀

        可以充钱打麻将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