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順德法院2013年十大知識產權案例

            1.原告廣東暨德科技有限公司訴被告成都方程式電子有限公司技術轉化合同糾紛案 
            原告廣東暨德科技有限公司與被告成都方程式電子有限公司于2011年2月21日簽訂一份《合作協議書》,約定被告為原告研發并提供兩個適于產業化應用的指紋產品技術方案和產品樣品。合同簽訂后,原告于2011年2月24日向被告支付了研發費用。2011年12月21日,原、被告雙方的代表簽訂一份工作備忘錄,確認雙方于2011年2月21日簽訂的“指紋雙開門櫥柜鎖和指紋抽屜鎖”結構方案不可行,決定采用“分離式指紋雙開門櫥柜鎖和指紋抽屜鎖”方案重新設計等內容。2012年2月15日,原、被告雙方代表再次確認三款產品結構部份整改完成時間及資料移交時間等事項。庭審中,原、被告確認在簽訂合同前,被告稱其已完成涉案技術和產品的開發。被告未按2012年2月15日會議記錄中明確的項目完成時間向原告交付設計圖紙等資料。原告以被告未能提供切實可行并適于產業化應用的技術方案,令原告無法實現生產銷售目的為由,要求解除合同并由被告返還技術研發費用。 
            法院經審理認為,原、被告簽訂的合作協議書是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合同有效。首先,原告在收到被告提交的樣品后,經測試和市場調研認為存在問題并表示不接納該產品,被告對此并未向原告作出任何解釋,根據雙方簽訂的合作協議書,原告有權解除合同;其次,被告未能在約定的期限內將新方案及相關資料等交給原告,屬違約;最后,本案合同為技術轉化合同,但自雙方簽訂合同到原告向本院起訴之日,雖經原告多次催促并與被告協商,被告仍未能完成技術轉化,形成對產品的工業化生產,導致原告無法實現合同目的。法院判決:解除原告與被告于2011年2月21日簽訂的《合作協議書》;被告返還研發費用給原告。被告方程式電子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案已發生法律效力。 
            點評:本案裁判的意義在于技術合同名稱與約定的權利義務不一致,應當按照約定的權利義務內容確定合同類型和案由。技術合同中包含其他合同內容的,應根據爭議的內容確定案件性質和案由。在技術合同約定的解除條件過于寬泛,原告要依據該條款解除合同,極其容易引起雙方的爭議。因此,不能簡單地依據合同約定的解除條款作為認定合同解除的條件,而應綜合合同雙方約定的權利義務、合同履行情況及合同目的進行判斷。 

            2.原告佛山市瀾石煒聯不銹鋼制品有限公司訴被告佛山市鴻尚不銹鋼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原告佛山市瀾石煒聯不銹鋼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6月,經營不銹鋼加工,于2002年4月,申請注冊了“長城”系列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均為第6類金屬管等。2010年3月,原告的“長城”商標被評為廣東省著名商標,“煒聯長城”商標于2011年12月被評為廣東省著名商標。被告成立于2011年7月4日,經營范圍為加工、制造、銷售不銹鋼制品、不銹鋼管材、不銹鋼型材。被告在其生產、銷售的金屬管產品上使用了“長城旺代”商標。原告認為,原告注冊的“長城”系列商標屬使用在先并具有一定知名度、顯著性較強的文字商標,被告使用的“長城旺代”商標完整包含了“長城”商標,且使用在完全相同的商品上,被告的產品在與原告同一地區生產并通過與原告相同的銷售渠道銷售,極易引起相關公眾對使用“長城旺代”商標的金屬管是原告“長城”系列產品之一的誤認,故被告使用的“長城旺代”商標與原告“長城”注冊商標近似,構成侵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償損失。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在其生產的產品及包裝膜、宣傳圖冊上使用的商標為“長城旺代及圖”,屬圖文組合商標,而原告的商標為單一元素即純文字商標,但結合我國民眾的認知習慣,以及被告所使用的圖形較小、顯著性不強等因素,應認為其主要認讀和識別部分為“長城旺代”,因此,判斷本案商標是否近似主要應將“長城旺代”與“長城”作比較。被告使用的“長城旺代”完整包含了原告的“長城”商標,且原告的 “長城”商標于2002年注冊,2010年3月和2013年1月連續被評為廣東省著名商標,享有較高的知名度,加上兩者使用在相同的產品上,原、被告經營場所亦在同一地區,銷售渠道、對象等也基本相同,“長城旺代”容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是“長城”系列產品,或者兩者存在某種特定聯系。此外,被告成立于2011年7月,而原告的“長城”注冊商標已于2010年3月被評為廣東省著名商標,作為經營同類產品的企業,被告仍在2012年使用“長城旺代及圖”商標,具有攀附原告商標的故意。因此,法院認為,被告在被控侵權商品所使用的商標“長城旺代及圖”與原告的“長城”注冊商標近似,構成侵權。法院判決:被告立即停止在其生產、銷售的金屬管上使用“長城旺代”商標;被告賠償原告損失10萬元。被告佛山市鴻尚不銹鋼有限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案已發生法律效力。 
            點評:本案的裁判意義在于,認定商標是否相似,應就商標的形、音、義、構圖、顏色及組成要素等外部特征進行比對,并結合商標的顯著性、知名度,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進行判定。 

            3.原告佛山市順德區某電子實業有限公司訴被告趙某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 
            原告某電子公司在大功率商用/家用電磁加熱、節能技術等方面具有行業領先優勢,原告與其高級管理人員被告簽訂了《保密協議書》和《保密及競業限制協議書》。原告認為,被告利用職務之便掌握了大量原告的經營秘密和技術秘密,被告未經原告同意將這些信息用于自己在原告以外另行投資經營的業務,嚴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行為,公開賠禮道歉及消除影響。法院在庭審前要求原告向本院提交其主張的商業秘密的載體,告知原告在審理侵害商業技術秘密糾紛的民事訴訟中,商業秘密的權利主張人應當首先在舉證期限內明確其商業秘密的具體內容。否則,人民法院無法對其主張的技術是否構成商業秘密進行實質性審查和認定。但在訴訟過程中,原告始終沒有向法院明確其商業秘密的具體內容。最終,經法院行使釋明權后,原告向法院申請撤訴。法院裁定:準許原告撤訴。 
            點評:本案的裁判意義,在于審理侵害商業技術秘密糾紛案件中,技術信息秘密點的具體指向和內容是技術秘密侵權判定的前提。商業秘密的權利主張人必須首先在舉證期限內明確其商業秘密的具體內容,否則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4.原告宜賓五糧液股份有限公司訴被告佛山市順德區樂從供銷集團順客隆商場有限公司、廣東粵強酒業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原告經授權取得第160922號“WULIANGYE五糧液及圖”商標的獨占使用許可,第1207092號商標的普通使用許可,并有權對在中國境內侵犯上述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可以以自己的名義提起民事訴訟。原告在被告順客隆商場處公證購買了39度假冒“五糧液”白酒一瓶,原告認為被告侵犯了權利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30萬元。 
            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在被告順客隆商場處經公證購買了被控侵權商品,并有收款憑證,因此可認定被控侵權商品是由被告銷售;被告順客隆商場提交的蓋有被告粵強酒業發票專用章的廣東增值稅專用發票及被告粵強酒業的營業執照復印件,顯示被告順客隆商場銷售的被控侵權商品由正規、合法渠道取得,并取得了正規發票,因此認定具有合法來源,被告順客隆商場應停止銷售侵權產品,但依法不承擔賠償責任。經比對,被告粵強酒業銷售的被控侵權商品使用的標識與第1207092號圖形注冊商標相同,與第160922號圖形文字商標近似,因此被控侵權產品已侵犯了第160922號、第1207092號注冊商標專用權。判決被告順客隆商場、粵強酒業立即停止侵權行為;被告粵強酒業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制止侵權的合理費用50000元。 
            點評:本案的裁判意義,在于銷售者是否侵犯了注冊商標專用權應根據其是否能提供合法來源,是否以正常價格經合法渠道購入,是否已盡合理審查義務等因素進行判定。 

            5. 原告佛山市木庭貿易有限公司訴被告廣州市雨漫化妝品有限公司、廣州市寶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特易購商業(廣東)有限公司順德環市分公司、特易購商業(廣東)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OULIYA”及文字注冊商標的注冊人為法國嘉欣化妝品(香港)有限公司。原告佛山市木庭貿易有限公司訴稱法國嘉欣化妝品(香港)有限公司于2008年11月28日與其簽署了上述注冊商標的《商標使用授權書》,經商標注冊人授權許可,由原告作為該商標在中國境內的獨占使用人,并有權以自己的名義對他人的侵權行為提起訴訟。原告在市場上發現使用“OULIYA”作為商標的化妝品系列產品,該產品由被告雨漫公司授權被告寶茵公司生產、被告特易購順德環市分公司、特易購廣東公司銷售。被告雨漫公司未經原告許可,授權被告寶茵公司使用原告獨占使用的“OULIYA”注冊商標大量生產和銷售化妝品系列產品;被告特易購順德環市分公司、特易購廣東公司未經原告許可,擅自銷售侵權產品,嚴重侵犯了原告對“OULIYA”注冊商標的合法權益,請求判令停止生產、銷售侵犯原告“OULIYA”注冊商標專用權的產品、賠償損失。 
            法院經審理認為,商標許可授權書、商標使用許可合同及注冊商標轉讓合同不符合有效證據的形式要件,且在內容上存在瑕疵和矛盾之處:其出具人或許可人法國嘉欣化妝品(香港)有限公司為香港公司,原告未舉證證明該三份證據是在國內形成,應當履行相關的證明手續;原告的成立時間是2010年4月16日,商標使用授權書的授權日期是2008年11月28日,授權時間遠遠早于原告成立的時間,不符合常理;商標使用許可合同及注冊商標轉讓合同于同一日簽訂,但甲方法國嘉欣化妝品(香港)有限公司在注冊商標轉讓合同中有公司印章及“李錫平”簽名,而商標使用許可合同中只有印章,不符合常理;商標使用授權書與注冊商標轉讓合同中的簽名不同,原告無法確認法國嘉欣化妝品(香港)有限公司的主體情況。四被告對上述三份證據亦提出了異議,在沒有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上述三份證據不能作為原告享有“OULIYA”商標獨占使用權的依據,原告不具有提起本案訴訟的權利。法院裁定:駁回原告佛山市木庭貿易有限公司的起訴。原告佛山木庭貿易有限公司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本案已發生法律效力。 
            點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規定:“起訴必須符合下列規定:(一)原告是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二)……!北景钢性嫖刺峁┳C據證明其獲得“歐利雅OULIYA”商標注冊人的授權,原告不具有提起本案訴訟的權利。 

            6. 原告佛山市金利恒發不銹鋼有限公司訴被告佛山市金圣邦不銹鋼有限公司等商標權權屬糾紛案 
            原告佛山市金利恒發不銹鋼有限公司稱,被告佛山市金圣邦不銹鋼有限公司是原告的關聯企業,是由原告的投資人共同投資成立,原告無償將“金致”、“豪亮”商標轉讓給被告使用。被告的實際經營者李邦鵬與原告的代表王梅生簽訂協議書,約定原告將被告的經營權交給李邦鵬,被告不再使用“金致”、“豪亮”商標及圖形。原告要求商標局停止辦理商標轉讓手續。被告在其同類產品上使用“欣金致”、“欣豪亮”的未注冊商標,侵犯了原告的商標權,請求判令被告協助完成“金致”、“豪亮”商標的返還手續。被告金圣邦公司反訴稱,被告為“金致”、“豪亮”商標的注冊人,該商標是由被告設計的,因被告未領取企業營業執照,故與原告協商由原告代為申請,商標所有權歸被告擁有,注冊完取得商標注冊證后即辦理商標轉讓手續。被告的實際經營者李邦鵬(本案第三人)與原告的代表王梅生(本案第三人)簽訂的是股份轉讓協議,轉讓的標的是股權而非法人財產,其約定處分法人財產是非法處分行為。請求判令原告繼續履行商標轉讓協議,將“金致”、“豪亮”商標過戶到被告名下。 
            法院經審理認為,結合涉案商標的注冊過程、注冊委托代理協議及費用支付、實際使用人、取得注冊證后立即辦理過戶手續,以及原、被告生產經營產品的范圍等事實,確認被告金圣邦公司是“金致”、“豪亮”商標的真正權屬人;李邦鵬與王梅生簽訂的《協議書》應為股權轉讓合同,其對涉案商標的處分是非法處分行為,因此《協議書》對涉案商標的處分條款無效。法院判決:“金致”、“豪亮”為金圣邦公司所有,原告要協助被告將上述商標登記至被告名下。金利恒發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案已發生法律效力。 
            點評:公司自成立之日起即成為獨立的民事主體,公司對法人財產享有占有、使用、收益、處分的權利。股東作為股權轉讓合同的主體只能轉讓股權,而不能處分法人財產即公司財產!秴f議書》中關于涉案商標所有權歸屬的條款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的強制性規定,應當認定為合同無效。 

            7.原告雅蘭實業(深圳)有限公司訴被告佛山市恒好家具有限公司、浙江淘寶網絡有限公司、朱瑞屏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原告雅蘭公司訴稱,被告恒好家具公司、朱瑞屏在其生產的“雅蘭美斯”以及“極品雅蘭”床墊的商標上,突出“雅蘭”二字而縮小“美斯”和“極品”二字,并在淘寶網上銷售,造成眾多消費者的混淆,損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銷毀侵權產品、賠償損失。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控侵權產品(原告提供)的標識中,“雅蘭”二字明顯大于“極品”二字,突出使用“雅蘭”二字,與原告的第1098510號商標相比,兩者主要識別部分為“雅蘭”二字,整體構成相似,且使用在核定相同類別的商品上,被控侵權產品上標注了“極品雅蘭國際家居集團有限公司”字樣,足以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構成不正當競爭。但原告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認定被告恒好家具公司為直接實施銷售、生產被控侵權產品的當事人或者是幫助他人實施上述行為的當事人,也無法證明被告朱瑞屏直接銷售被控侵權產品。淘寶公司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原告未提供證據證明其與侵權行為人具有共同侵權的故意。法院判決:駁回原告雅蘭實業(深圳)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原告雅蘭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案已發生法律效力。 
            點評:本案屬于侵害商標權糾紛。原告未提供證據證明被告直接生產、銷售被控侵權產品,或者幫助他人生產、銷售被控侵權產品,因此對原告的訴求不予支持。 

            8. 原告佛山市南海朗能電器有限公司訴被告廣東井本電氣實業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原告朗能電器公司是第8315612號“NPV”注冊商標專用權人,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9類“配電箱(電)……”。原告發現被告在大量生產的配電箱及包裝上使用與原告注冊商標完全相同的商標。原告認為被告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相同商品上使用與原告相同的商標,已侵犯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220000元。 
            法院經審理認為,一是朗能電器公司在中國境內享有涉案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而案外人瑪戍禧電器有限公司按照泰國法律取得在泰國境內“NPV”圖形字母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此外,案外人瑪戍禧電器有限公司注冊“NPV”圖形字母商標的時間早于原告朗能電器公司“NPV”圖形字母商標的注冊時間。二是根據瑪戍禧電器有限公司出具的《授權書》、被控侵權產品、包裝盒上標注的瑪戍禧電器有限公司的企業名稱以及被控侵權產品、包裝盒、說明書上均只有英文和泰文信息、被保全的被控侵權產品外包裝箱上有用粉筆書寫的“泰國”字樣等綜合考慮,被告井本電氣公司使用的商標是瑪戍禧電器有限公司在泰國享有合法商標權的商標且產品全部出口泰國,因此被告井本電氣公司在本案中的行為屬于涉外定牌加工出口的行為。三是由于原告已明確沒有證據證明被告生產的被控侵權產品有在中國國內銷售,本案中涉外定牌加工出口的產品全部銷往泰國市場,而且在產品及包裝上標注的商標和企業名稱均為案外人瑪戍禧電器有限公司所有,因此在泰國市場相關消費者通過商標標識區分商品的來源為泰國的瑪戍禧電器有限公司。而由于被控侵權產品全部出口,未在中國市場實際銷售,原告的中國市場份額也不會因此被不正當擠占,其注冊商標的商標識別功能并未受到損害,中國國內的消費者不存在對該商品的來源發生混淆和誤認的可能。因此,被告井本電氣公司的行為不構成商標侵權,法院對原告朗能電器公司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法院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原告朗能電器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案已發生法律效力。 
            點評:本案裁判的意義在于“涉外定牌加工”的認定及明確了在確定“涉外定牌加工”是否侵權時,不應一概認定為侵權或不侵權,涉外定牌加工是否構成侵權應考慮權利人的中國市場份額是否被不正當擠占、其注冊商標的商標識別功能是否受到損害、中國國內的消費者是否存在對該商品的來源發生混淆和誤認的可能、加工方對定牌加工委托方的商標權等相關情況是否盡到合理審查義務、加工方是否有逃避法律責任的情況等。 

            9.原告廣東原創動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訴被告廣西繁華家友商貿有限公司、佛山市南海區踏浪化妝品有限公司、佛山市順德區倫教上豪日用化工廠、顏銘強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喜羊羊與灰太狼》系列卡通影視劇是由原告制作并發行,原告是該卡通片及其相關作品的著作權人,原告對該作品中的“喜羊羊”、“美羊羊”等卡通形象進行了著作權登記。原告認為,被告踏浪公司、上豪廠、顏銘強未經原告許可,生產、銷售并在被告家友公司銷售的“童貝貝”嬰幼兒清涼舒爽尿濕粉商品使用了原告《喜羊羊與灰太狼》卡通形象作品,該商品注明了被告踏浪公司、上豪廠的名稱及地址,四被告的行為已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賠償損失。被告踏浪公司認為,原告已在佛山市南海區人民法院提起過訴訟,故原告屬于重復起訴,且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應予以駁回。 
            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在南海區法院起訴的標的物為“童貝貝”嬰幼兒牛奶倍護洗發沐浴露,而本案為著作權侵權糾紛,涉案的標的物是“童貝貝”嬰幼兒清涼舒爽尿濕粉,兩者不為同一種商品,且兩案的訴請及理由均不相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的規定原告的起訴是符合法律規定,不屬重復起訴。被告踏浪公司承認其在被告上豪廠、顏銘強不知道的情況下私自把上豪廠的相關信息標注到涉案產品上,因此,法院確認被控侵權產品是由被告踏浪公司生產。被告家友公司承認涉案產品是其銷售的;被告家友公司作為從事銷售行業的百貨商店,其在訂貨時也應進行適度審查,履行一定的注意義務,而其未舉證證明其履行該義務,被告家友公司提供的證據沒有相關單位的蓋章確認等,不能證明被控侵權產品是經過原告授權銷售的或具有合法來源。法院判決:被告踏浪公司、家友公司停止侵權,被告踏浪公司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000元,被告家友公司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00元。 
            點評:本案屬于典型的著作權侵權案,涉及卡通形象作品的著作權保護問題!跋惭蜓颉、“美羊羊”等卡通形象家喻戶曉,遭“山寨”的情況很多,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商家的著作權保護意識薄弱。同時,本案涉及同一權利人以不同的被控侵權產品在不同的法院起訴被告是否構成重復起訴這一新類型問題。是否構成重復起訴,應考慮兩案的被控侵權產品、訴訟請求及事實理由等是否相同。 

            10.原告軟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訴被告佛山市順德區30家網吧53件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原告軟星科技(北京、上海)有限公司為《大富翁6、8》、《仙劍奇俠傳2、3、4》等游戲著作權人。2013年,原告發現順德境內30家上網服務公司未經授權分別安裝上述游戲供顧客使用,遂以著作權侵權分53件案起訴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權、賠償損失。法院受理后,考慮到系列案中被告均為上網服務公司,經營規模較小,簡單以判決結案可能造成原告維權成本提高、判決難以執行等問題。于是,主動聯系順德區互聯網服務經營者協會,邀請會長參與案件調解。在法院和協會不斷溝通、協調下,被告同意授權協會簽訂和解協議:30名被告需要停止所有侵權行為并一次性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原告撤回起訴。 
            點評:該系列案涉及當事人眾多,索賠金額較大,尤其是牽涉到網吧行業的規范經營問題,引起了網吧經營者的極大關注。本案裁判的意義是,通過行業協會的庭前參與調解,有利于節約談判時間、爭取到更合理的使用費用,有利于降低社會成本,有利于集聚力量,共同商談版權使用費,有利于網吧經營管理者的經驗交流,有利于尋求矛盾和利益的平衡點,促進雙方發展,維護知識產權發展秩序。該案的成功調解,樹立了人民法院依法保護知識產權的良好形象。

        可以充钱打麻将的软件